金沙国际
新浪微博
金沙国际
(2018-08-07 17:45)
标签:

杂谈

在树的影子里
度过一整个漫长的夏天
竹笠上映着斑驳的日光
青山岁月长
昨日不可期

风在荒村中游荡
携着滚滚流光里你曾经的声音
拂山掠水
野叟当年少年郎
红颜对镜发如霜

在听风嗅雨的间隙
偶尔想着你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育儿

久不来金沙国际。即使来了,也就是睃一下二三人的近况而已。自从新浪开微博以来,就很少在这里混,我怕吵,新浪微博太吵了,让我头晕。 开始在一直鄙视的QQ空间上写东西。

QQ我有三个号,一个加老同学、老朋友,一个加公司同事,一个加网上认识的朋友,就跟给地球断年代似的,白垩纪,冰川纪,侏罗纪,大家分属不同的年代层面。或者怎么讲,跟划分Vlan似的,大家互不广播。但是这个QQ很厉害,只要你两个QQ号里有一个共同好友,它就能帮你把所有人都串起来,所以我现在连QQ都懒得上了。偶尔个把月、个把季度,到QQ空间里扯几句淡,权当一笑。

为什么不扯淡呢?生活本身就是个玩笑,尽管大多数人都不觉得好玩,但并不妨碍以一种玩笑的心态看待它。最严肃的命题往往是最搞笑的,认真就输了。除此以外,感情也是让人软弱的东西,淡漠处之,心灵是可以日久弥坚,但这种坚只是包在柔软外面的一层硬壳,一旦被破,里面必伤。惟坦然应之,使其本性发生改变,他日未尝不可以弱胜强。

人到中年,虽不说万事休,但也不好意思再用二逼青年的方式过活。所以一面追求简单,一面追求深远。一边随心所欲,一边循规蹈矩。有的同于俗,有的出于尘。有些轻有些重。就这么轻一脚重一脚地在人生的路上向前向前再向前,过去和未来都在路上,现在不在。

这个世界不过是你经过时的一个泡影,所以无须在意,该咋咋地吧。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博客五周年

我的博客今天4297天啦!

2005年11月26日,在金沙国际安家。

2002年10月13日,写下了第一篇博文:《补天》

2006年05月13日,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。

这些年来,金沙国际,陪伴着我一点一点谱写生活。

文 章 数 286篇
图 片 数 22张
访问人数 10225次
  • 过去5年的总结:

    感谢CCAV

  • 我今天的心情:

    凑合

  • 向未来许下一个愿望:

    活着

如果您的勋章无法正常显示,纪念博文格式错乱,请点击查看常见问题解答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原文 ┆ 收藏 
(2010-08-16 09:25)
标签:

杂谈

分类: Other
       我少年时,曾经有一阵不知道怎么跟别人相处。太近了容易产生矛盾,太远了又隔阂。那阵我脾气很怪异,自己一个人闷着抑郁,由不会他处变成了不会自处。脾气怪异了,更加没法跟别人相处,又由不会自处变成了不会他处。那是一段灰色的岁月,一直不想提及,甚至不愿想起。

        那阵子正是青春岁月,性格的形成期。在那之前和在那之后,我的性格转变很大。曾经有一段时间,很不喜欢自己的性格,想尽办法改造它。这也算不会自处的一种吧。后来慢慢地,就看淡了。开始安于自己的内心,同时,慢慢适应了跟别人相处。

        小时候,我经常觉得自己不懂的东西很多,可自己又琢磨不明白。我曾经很希望有个人可以教教我,教会我很多我不懂的东西。但是这个人一直没有出现。写到这里,突然想起了一件有意思的小事情。小时候,我们那里来了一个神神叨叨的人,说些奇怪的话,在地上写奇怪的字。我们小孩子都很好奇,跟在他后面跑了很久很远,觉得这是个“高人”。后来大人说那人是个神经病,疯子。唉,真是受打击啊,如果他是个武林高手,看中了我,带我去山上学一身武功多好。

        慢慢地,我学着自己琢磨。后来有些琢磨明白了,有些不明白的忘掉了。在这个过程中,摸索出自己的一套处世道理,不敢保证对错,适合自己就成。在自处上,没必要对自己太苛刻,也不会对自己太放纵,自己过得舒服就行。在他处上,能处则处,不能处就不处,就这么简单。话是这么说,但是遇到不能处却又非处不可,咋整?

        于是又呼应到自处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里先举个例子,稍后分析。

        我有一个friend,性格文静,脾气和善,但是有点内向,不喜欢与人交流,或者说,害怕与人交流。所以她朋友不多,可以交心的更少。其实朋友多少没关系,性格内向外向没关系,喜不喜欢与别人相处也没关系,问题是她自己觉得这样不好,所以有时就会纠结。

        她一直说,她喜欢某个城市,她在那个城市待过一阵,喜欢那里的环境,但是她听不懂那个城市的方言,不擅长跟那里的人交流,因为语言不通。她在那个城市的报社实习过一星期,哭着回来,说自己在那里也没人理她,别人说话又听不懂,感觉待着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,她回到家乡,有时会说,喜欢那座城市,不喜欢家乡城市。我不知道她是离开了才开始怀念,还是真的更想在那个城市待,只是未来不确定,所以没信心。这方面我倒有想法。那就是:不管一个人、一个地方、一件事,如果你喜欢它的方面大于你不喜欢它的方面,而且这盈余是你认可的,那么你就可以接受它;反之亦然。

        往通俗了说就是,如果你很喜欢这座城市,但是你担心在这里方言听不懂,不会跟人交流,怎么办?仓央嘉措有句诗,“世上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”,喜欢一个人、一个地方、一件事,哪能全都如你的意。如果不能如你的意,那你该怎么办?你该怎么他处,怎么自处?

        换了我,会问一下自己:能接受在方言听不懂的前提下,住在这个城市并喜欢它吗?如果能,就留下,不能,就走人。就这么简单。他处的时候,我可以用普通话跟人交流,别人说方言我听不懂,那我不听就是了,他要跟我交流,自然会说普通话,或者也许我待久了自然听懂了方言,那就无所谓了。自处的时候,我可以自得其乐,知道自己需要什么,并维持、满足自己的内心即可。我可以交很多朋友,也可以只有几个朋友,甚至可以没有朋友,我乐意就成。谁规定一个人必须有多少个朋友吗?我活的开心就好了,别人我管不着,也不想管。

        回到上面的话题,如果你遇到不能处却必须处的人,咋整?

        如果是我,一句话,四个字:爱咋咋地。不能处却必须处是吧,那我跟你处,又不跟你处,我跟自己处。这意思能明白不?我不喜欢你,但必须跟你交往,那我就跟你交往,但我不吃你那一套。你跟我说什么我就当风中吹过一阵屁香,你让我做什么,能做的我就做,不能做的我告诉你我做不了。不能做还非要我做的,大不了我做就是了,但我不当回事,不在自己心里跟自己拧巴,就当锻炼自己。我不跟自己过不去。那句大俗话怎么说来着,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。我又没病,没自虐倾向,犯不着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你觉得我脾气好,好欺负,那我会找个机会让你明白,我脾气好,只是不喜欢欺负人,我也不爱被人欺负。我就是跟你翻脸了,不跟你处了,又能咋地?既然我不得不跟你处,从反面也说明了你不得不跟我处,那我把皮球踢给你,我不跟你处,你来跟我处吧。躲不开,那就面对,多大事。也许最后和谐相处了,也许最后崩了,总会有个结果,也就是个结果而已,死不了人。再极端一点,就算是个死,又能咋地呢?人活着本就没大事,就是个生和死。生死都能想开,这世上还有什么能吓到你。更何况,没几件事能扯上生死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,道理是一回事,明白是一回事,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。这一点老子曰:知常。

        有时候,我自己也明白很多道理,但是做不到。做不到的我就不做,并且告诉自己做不到。起码,就不会给自己太多压力了。或者,我会在生活里慢慢地做到,谁知道。这个时候,我开始想起小时候的愿望,希望有个人来教导自己。其实,有个人来教导自己固然很好,可以少走很多弯路,但没有这个人,也是正常的。走点弯路,可以更了解直路的意义。如果什么弯路都知道了,不去走,也不能体会到直路的好。不入梦又怎么能清醒呢,不进入妄境,那就谈不上破妄了。古语云:不破不立,又说,不入不出,不迷不清,都是这个道理。执迷不悟的人是可悲的,但不经历过迷,是谈不上悟的。悟了人生才能更上一层境界。而这一切,还是要切身体会,听我这么讲道理,其实也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    小时候老师经常让我们谈人生理想,撇开那些为四化建设添砖加瓦的虚的,撇开那些懵懂无知要当科学家、数学家、文学家的不现实的,我想我现在有点明白自己的人生理想了。不是在人类历史上流芳百世,名垂千古,不是在个人成就上获得大功名、大富贵,不求长生,不求不朽。我只要满足我自己就行了。他处上,不伤害别人,不为别人所伤;我不管他是谁,只看他如何跟我相处;自处上,努力让自己所行即所愿,应为即愿为,知行合一;守住自己心里的想法,不为外界所动。

        我想,能做到这些的话,我的人生就有意义了。可是我又明白,要做到这些要多难。别说是我,就说是芸芸众生,能做到的也没几个。尘世险阻,我装逼独行,望前方红尘滚滚,浊浪滔天,看手中空空如也,身无长物。我所有的,惟一颗俗不可耐的心……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0-08-05 04:03)
标签:

龙之谷

kknf

牛x

混乱冒险

密传

热血江湖

天龙八部

休闲

分类: Other

    爱好,是你必须要花时间和精力在上面的;如果你说你的爱好是旅行,但是一年你都旅不了一次,那还叫爱好么。如果工作之外的时间还是在工作,你的爱好应该是工作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——kknf

 

    kknf最牛逼的地方不是技术,不是管理,而是他能经常讲出一些很装逼的话,但你不得不承认这些话还有很大的哲理性。比如当年那句“从心灵和精神的层面讲,孤独是一种精神超越常规后才会产生的骄傲的痛苦.....一个人的经济地位决定了他的活动半径,文化素养决定了他的视野范围,智商和情商决定了他对外部反应的态度。”还保留在他qq上。当然了,他qq上还保留过一个奇怪的网址很多年,现在这个网址已经被河蟹啦,真让人哀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 ——nnio

 

    这篇东西,我本来是想写点我的网游生涯的。可是动指之前,思绪穿越了,想到了更早的与玩有关的记忆。最后,在电脑前边想边写,搞了四个多小时,写了一篇乱七八糟的流水账。btw,好久没熬夜了……

 

一、俄罗斯方块机

 

    我上初一的时候,班里有个同学,拥有一部俄罗斯方块机。
    那个时候,流行一些很大的手掌机,封装了几个小的ROM游戏,俄罗斯方块是最经典的一个。
    那个同学学习成绩不好,我以往一向是不跟这类同学玩。但是为了能向他借游戏机,我接近他,跟他套近乎,终于让他答应某一个星期天,把游戏机借给我。
    我记得很清楚,那个星期,我一直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中,越接近周末越明显。我每天提醒他,他也每天都答应。那是一段多么幸福的等待啊。
    你知道的,最后,那个星期天他没有把游戏机借给我。我问他,他轻松地说,借给别人了。那一刻,我的世界是灰色的。
    那之后,我开始对承诺这个行为抱有怀疑心理。我不轻易承诺别人,也不轻易相信别人的承诺。
    那是我第一次懂得“希望越大失望越大”。也许现在的你很难体会一个12岁的小男生梦想的破灭。我自己都越来越记不清了。
    后来,马吉生买了一个俄罗斯方块机,而且肯借给我玩。我兴奋极了,甚至有种不相信自己运气这么好的朴素情感,老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。玩过很多次之后,我终于相信这不是梦,是上天对我的厚爱。
    那一阵我疯狂地玩着俄罗斯方块,它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。我记得我经常去马吉辉家玩,因为他也要玩,一般我俩轮流玩。一个人玩的时候,另一个人就在一边守着,呵呵。
    前几年,马吉辉施工时,不小心从脚手架上摔下来,死了。
    我哥哥跟我说了这个事,我哦了一声。他很看不惯,说我冷血,说跟我们从小玩到大的,我居然这么冷漠的态度。
    其实我能记得他跟我们一起玩摔炮、下河洗澡、赌钱、玩俄罗斯方块……可是又能怎么样呢?我们哥俩在这里凭吊他么?凭吊他这个人,还是属于我们的那段岁月?不纯粹的事情,我宁可不做。
    可是那天,我想起了俄罗斯方块,到网上载了一个,很容易、很方便,然后开始玩,心里有点发酸。但是玩了一会,我就关掉了,找不到那种感觉,反而有一种做作的感觉。
    其实除了初中那一段疯狂迷恋过俄罗斯方块机之后,我基本对它刻意远离了。你知道的,越是曾经喜欢的,越是不敢靠得太近。
    上大学的时候,同宿舍的广福特别喜欢玩俄罗斯方块。他买了个钥匙扣性质的小方块机,每天躺床上玩。那一刻,我想起了当年的自己。于是我出门,远离了这个环境。
    因为属于过去的,已经永远不存在了。最好连看都不要看到,听都不要听到,提兜不要提及,想都不要想起。

 

二、乒乓球

 

    上大学的时候,班上有个女生据说是省乒乓2队的,乒乓球打得很凶猛。我曾经看她和对方在球桌上对抽,整个张大嘴傻了眼,乒乓球能打成这样啊?
    我们小时候,曾经极度热爱打乒乓球。但是由于人多、资源有限,所以经常是一个球台前站了十几个人,要等很久才能等到你打一次。
    我们采取了一种“考先生”的制度。一个人当“老师”,发球;其他人当“学生”,轮流来考。接住老师的球,打赢第一个了,就可以有你发球的考试资格;否则滚蛋,继续等十好几个人考完后轮到你。
    为了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,我们打得战战兢兢、小心翼翼,但是往往越怕接不住球,越是接不住球。十几岁小孩子的心理抗压力,就那么点。
    我们小学有一个乒乓球台,每到周末很多人去玩。所以要想有位置,就得很早去蹲点。而学校为了安全,周末锁门。我们习惯从一个围墙上爬过去。为了方便,五明还发挥主观能动性,拆了墙上一块砖头,垫脚方便。
    五一买了副红双喜的拍子,由于打的人太多太频繁,边都磨毛了,皮也卷了起来。你知道的,有些人打球喜欢拿球板蹭球桌,而我们当时的球桌是水泥的。
    小孩子胳膊短,遇到接不到的球,就玩丢拍。哐叽哐叽的,再好的球拍也架不住这么玩。
    那时候我们谈及将来的愿望,一致同意以后有了钱,大家凑钱买一个乒乓球桌放家里,每天都玩。
    每每说到这里,就极其兴奋,仿佛郁闷的“考先生”生涯结束了,可以自由的尽情的玩了。可以想玩多久玩多久了。可以不用跟那么多人抢台子,抢时间了。
    当然,你知道的,我们顺理成章地长大了,也顺其自然地抛弃了这个愿望。
    我大学的时候,正当年轻,想到了小时候的这个梦想,非常激动。
    我有一个同学吴赫,乒乓球玩得很不错,据他说是小时候跟一个退休的老伯伯练出来的。我经常央求他陪我一起去打乒乓球。他的球拍是长把手,横拍,我以前玩的都是短把直拍。不过没关系,我可以学。而且,学会一种老朋友们不会的方式,然后回去献宝,多有面子啊。
    他陪我练了很久的球,耐心地教会我推挡、正手拉、反手拉,教我以大臂为轴,肘部为支点,甩小臂。我花了很长时间终于勉强学会了横拍。你知道的,学东西要趁早,晚了就意味着更多的辛苦、更少的天分。
    当我终于学成归来,放假回到家,想邀请大家一起玩乒乓球时,才发现,大家好像都不太热衷了。
    他们开始玩篮球,于是我默不吭声地没有再提这个愿望,跟大家玩篮球了。
    锦衣夜行。这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词。一方面是代表了一种内心的孤傲与低调;另一方面,印证了我那些少年心境的惘然。
    有关乒乓球,顾新春在chinaren校友录曾经写过一个经典帖子,讲我的。在那个帖子里,他提到了打乒乓球的细节,夸我有毅力。说实话,有关这个细节,我自己当时就真的记不清了,但是既然他夸我,那我就受了吧。
    其实,更有可能的情况是,我当时是个心理有隐疾的怪胎,非跟自个儿跟别人过不去。你知道,高中是一段多么黑暗的岁月。我一直告诉自己永不去回忆的。可是,学校都没了,回忆回忆也不算过分的吧。
    在5308,每年都举行乒乓球比赛,但我一次没参加。
    于我而言,打球只是为了圆少年时一个幼稚而无望的梦想。现在梦想结束了,这个活动,也就取消了吧。
    散了吧,啊?都散了,回家去吧。

 

三、网络游戏

 

    上大学期间,第一次去网吧包夜,度过了最初的星际争霸联网赛兴奋期后,如何打发漫长的时光,变成了一个沉重的问题。当时,那所网吧反复播放着周杰伦的《简单爱》、《爱在西元前》。当时的网络游戏不多,唯一出名的只有个《传奇》。那个晚上,我建了个号,穿着内裤,在城市里砍了很久的鸡,砍到很恶心,觉得网游真没意思。
    说来惭愧,那阵知道的网站也不多,网上的娱乐也少,上一次网申请一个qq,胡乱加几个人聊,聊完就忘,下次继续。第九城市有个虚拟的网页游戏,建立个人物,练功、送东西、做买卖,玩得很带劲。每次去图书馆上网,都要玩那个。
    真正正式玩网游是在02年秋天开学,刚进宿舍就看到kknf光着膀子,玩一个枪手,在某个绿色的地图刷雷电。我进门时他淡定地看了我一眼,说,过来啦?继续pia、pia地打怪练级。我被这份淡定折服了,于是充满好奇与热情地凑上去看,是什么东东这么有魅力。那个游戏叫《Laghaim》,中文名《混乱冒险》,是我的网游初恋。

    那时候传送功能还不完善,去哪里都是跑。每次练级,从村庄跑到戴卡兰、戴卡顿,好一顿路程。去戴卡顿还好点,去戴卡兰有一段路程,路上满满的大牛和机枪手。那是一段死亡峡谷。必须多带红药,咔咔一顿点,不打、只冲。冲进据点里就是初步的胜利。

    戴卡顿四层有铁球卡巴、铁锤卡巴,掉150的武器和红宝石;戴卡兰四层有老肯,掉180套和武器。每层有个隐蔽的点能下去,但是地图没有标识。你必须自己过去,一手点红药扛着,一手往大概位置一顿狂点,点中就下去了。

    说来惭愧,我当时玩了N久,老肯房都没去过,怕被秒。后来远远地看过一眼,老肯一身血红的肌肉,穿一条铁裤衩,扛两把大斧头,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肯歇。老肯的攻击很生猛,一般人真扛不住。 

    当时抢老肯是这样的,一堆人挤在老肯房里,都是服务器里的前几十名。boss没有第一下保护一说。哪怕你是个挫人,一下子没打,只要混在旁边没死,最后老肯挂的时候,会爆装备,谁都可以抢。抢装备绝对是个技巧活,考究的就是眼明手快。装备爆出来还在空中时,鼠标就过去一通点,运气好点中了,就是你的。

    至于打架PK,有个固定的地图,夏隆平原。那里刷各种龙,野外可PK。穿一身公爵蓝闪闪的,扛把吸血鬼斧头,在这里转悠是件很有面子的事儿。你要扛把狂啸,基本没人主动惹你,除非世仇、天敌、死对头。
    我那时玩得比较少,一来宿舍就一台电脑,老谭、kk、曹巍几个人要玩,再分给我的时间很少;二来当时玩网游,是用201卡拨号,很费钱。快毕业的时候,宿舍办一种201卡,冲10块送20好像,老徐搞了很多,我沾他的光,借用他的电话卡玩过一阵,呵呵。
    那时流行攻城。每到攻城,破电脑和拨号网络就显得力不从心,大家经常组织去网吧参加。比较疯的是一次周末,为了攻城,四五个人坐车从北京到天津,玩了几个晚上,吃住在天津某网吧,混了两三天,满足地回来了。
    毕业后,我在扬州水校巷子口某网吧痛痛快快地玩了很久,直到自己买了电脑拉了宽带,然后痛痛快快地在宿舍玩了半年。
    只是,朋友渐渐都不来了。kknf忙着新工作,老谭忙着出国,曹巍忙着续读。经常上线后,一个人发呆好半天,认识了些新朋友,但找不回上学时的感觉。
    你知道的,衣不如新人不如故,初恋也就走上了下坡路。
    有一个搞笑的细节。那个时候我还有记日记的习惯。而那段时间工作半年的日记,记得基本都是混乱冒险,比如:今天,我刷了个红宝石原石,可以把吸血鬼斧+3了……今天,我把+4的吸血鬼斧卖了500w,公爵头盔买卖了150w,黑骑士衣服90w,还差很多才够买狂啸啊……
    还有个有趣的巧合。新同事里,牛X居然也玩过混乱冒险,而且是华东服务器的骨灰级玩家,在17173论坛上被人怀念过,他有个响亮的名字:魂之利刃,属于早期很猛的法师之一。
    当然,他玩游戏的风格就是尝鲜,游戏开始墨迹就放弃,我很佩服他这点,但大多数人不习惯,并且做不到。说实话我也不太能做到,一个天龙八部玩到现在还磨在手上呢,哈。
    老谭在天津网吧的时候,认识了华东服的一个玩家:亚布力。后来经常跟他们一起混。他是我见过的最早找代练的。快毕业的时候,号基本给那些人玩。也给他练到了250级,升不动了,每天在夏隆打架。
    代练期间,有时老谭上号,会发现自己的号朗拿度居然在线。经常两个朗拿度在两个地图各做各的,但一到同一个地图就有个人被顶。一来二去大家明白了点猫腻,开始复制装备。
    两个号同时能上的几率不大,但偶尔能碰到。每次碰到后,他们就找公会的朋友,跟自己到一个偏僻的地方,然后两个号往地上扔装备,朋友捡。扔光捡完,两个号下线,再上来,就有2套装备了。
    弄了几次,他们公会差不多人手一把+5的狂啸斧,全身+5公爵套,很牛逼。后来有人发现用FPE可以改游戏- -0  这是早期网游,被单机游戏工具破解的实例。到后期,全服的人都改,打架的都是快动作,往往一出门,没看清就被撂倒了。
    然后游戏就渐渐橘子黄了。游戏的代理是台湾的橘子公司。现在我去百度搜索混乱冒险的主页,发现还有个页面,保存着很久以前的新闻。但是充值、商城等都没了。
    玩着玩着,大学就毕业了。刚开始的时候,我跟他们几个打算在校外租房子住,交了钱,我爸说工作找到了,在扬州,叫我回去。正好曹巍要住进来,于是就把我的床位给他住了。当时他暂时没钱,就说我交的300块算他管我借的。
    工作期间,伟哥老跟我提,说别急啊,马上就还你。我说没事,不着急。后来这钱变成了一把+10的旋风枪,给kknf的号用。好像是曹巍弄了个很好的装备,有人要300块钱买,或者有一把+10的枪换。然后kknf的号是个人类,用枪,就换给他了,转账给他。
    kknf跟我说起这事,要给我钱,我没要。说实在的,工作那么几年了,对300块钱真不是多在乎,大家这么好的哥们,既然你需要就给你呗。你跟曹巍可能关系没那么铁,要算钱,跟我再算钱,我还不好意思呢。而且,当时知道,kknf的号,基本是他老爹在玩。
    在混乱冒险之前,没有游戏让我们投入这么多个人的东西在里面。混乱冒险之后,别的网游都只是历程,没有了感情。kknf在混乱的论坛里写过好几篇感情贴,不过那是他的事,我就不好再提了,呵呵。俗话说,往事不堪回首。
    后来玩过一个《机器人大战》。开房间、建副本,刷东西。那个时候,我跟牛X、阿光混得比较熟了,常在一起玩游戏。我尝试着把kknf、老谭喊过来一起玩这个游戏。于是,我的新旧游戏朋友聚集了。
    牛X对kknf的操作很赞赏。牛X和kknf都属于那种擅长玩技巧型游戏的人,老谭其实也是。而我不是,我擅长玩策略类,对操作类天生有缺陷。记得当时在GBA上玩《超级马里奥》,看老谭、kk人俩玩得那叫一个流畅啊,我老是挂,心手不一。于是,我转型玩GBA版的《机器人大战》,消耗很大的时间、精力,研究一些策略性的东西。
    阿光跟我一样,属于操作盲。所以他玩什么游戏,都选战士。因为战士简单,皮糙肉厚,冲上去砍就行。我当时混乱冒险选的布坎也是战士,所以也习惯这种简单模式。
    牛X喜欢选法师、弓箭手一类,血少、靠躲攻击、但输出DPS高,他在混乱冒险选的就是法师,远攻,贫血,冒险型。
    kknf也喜欢选这类职业。当一个人对自己某方面的天分与才能有足够的自信,就会不满足于简单地混游戏,而是要在贫瘠的游戏操作中,最大化发挥自己的能力。靠操作和技巧跟你玩,让你被弄死了还得佩服他。
    现在的游戏显然不适合这类人。自从免费模式一出,RMB玩家独孤求败了。再不会玩,砸个比你多N倍的RMB,你技巧再高也没戏,不在一个水平线上。所以真正的高手都不玩免费游戏,玩收费看操作的,比如WOW。当然,牛X是个例外。牛X的原则是:1、尽量不花钱玩游戏。2、只玩免费游戏。3、只在开始不骗钱阶段玩。
    扯得好远。其实我们还一起玩过很多个游戏。《机器人大战》后,老谭在国外发觉时间、网络速度跟我们没法同步,逐渐退出了我们的游戏圈,玩一些国外的服务器。此后我和牛X、kk 还一起玩过《密传》。
    那个游戏弓箭手是个热门职业。防高攻高,打怪也方便。出了40级就好混了。我记得好多个深夜,我和kknf在寺院门口刷怪,谈了很多话。那段时间,他应该比较郁闷的吧,而我能做的,就是陪着好朋友,听他说,再多的不爽,发泄出来会好受点。
    那段时间,我培养出了每天晚上2点-3点睡觉,早上7点起床的习惯。kknf也是那个时候,放弃了他的第一份工作,去了新浪,最后获得了不菲的成就。
    kk是个聪明、决断、执行力很强的家伙,但是他性格一度很拧巴,普通人跟他处不来。我以前对这一类人都抱有极大的好感和兴趣,喜欢和这类人做朋友。时间久了,我的性格磨得越来越没有棱角且很有韧性,基本跟什么人都能处得来。但是这样做有个缺点,就是越来越模糊了自己的存在。
    打个比方,这些性格奇怪的人,就好比一把把的宝剑,而我要做的就是不磕伤彼此的情况下与他们相处,于是,我渐渐变成了一把剑鞘。再锋利的剑,也伤害不了剑鞘,且不会被剑鞘伤害。但是,宝剑是需要跟宝剑互击才有灿烂火花,才能锋芒毕露的,跟剑鞘在一起,只是不露锋芒的深沉。
    时间久了,给人的感觉就是我好相处,但对方不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,不知道我怎么看待彼此间的友情,不知道我的感受。《密传》之后,我们大家好久没在一起玩游戏,各自忙自己的事。
    当你兴高采烈跟我讲你开心的事时,我本来就不觉得有啥大不了,自然无法由衷高兴;当我告诉你我非常郁闷的事时,你觉得这根本不算事,没必要这样。当,对方珍重的在自己眼中觉得很一般。就走向了分歧。
    很抱歉,兄弟。在你需要支持的时候,在你想知道我的想法我的生活的时候,在你叫我们远离你的过去不许涉足的时候,我忽略了你的感受,忙着我的那些破事(现在看来确实惭愧),并且觉得你小题大做没事找事,终于让我们渐行渐远。
    终于,你跟说“道不同不相为谋”,渐渐跟我少了往来。我那时也处在一个窝心的人生状态下,不愿意迁就别人,就抱着一种爱处不处的心理,接受了这个结果,不愿意付出任何努力和解释。
    再后来有一次,我俩聊起来,你问我“有没有什么要坦白的”,我寻思很久没明白。因为听那意思,好像我背着你干了啥见不得人的事还当你不知道,可是我压根想不起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受伤的事。问你你又不说,说没脸开口,如果我自己说就原谅我。聊到最后,终于没法调和了,崩了。此后几年不再联系。
    辗转问老徐、老谭,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很显然,你连在我面前都不愿意说,更不会在别人面前提。你觉得我伤害了你,触碰了我俩友情的底线;我觉得你冤枉我。问题你根本不说是啥事,只是让我自己想,自己干过啥自己知道,类似于忏悔反思,想出来就原谅我。我显然没那么高的悟性。而你看来,我是不肯向你认错,如果我不认错,那朋友就没得做。
    说肉麻一点,很少有同性朋友,闹崩后让我那么难受,几年的友情,就这么说崩就崩,一点心理准备没有。
    心里很憋屈,却找不到人说。这是我当年的感受,不知道是不是你的感受。当年的我像个被抛弃的怨妇一般,经常开着qq,看你的头像亮在那里,却无法像以前一样随便说点啥。那种感觉别提多郁闷啦。烟都多抽了很多根。
    很多年以后,我在北京跟老徐、阿三、kk见面。我们在全聚德吃了顿饭,彼此拉些家常,谈最近的事,聊了没多久,就散了。大家互相都客客气气的,觉得很不爽,有隔阂。因为我们上学期间不是这么相处的。大家都变了吧。游戏都换了无数茬了。
    其中最长的一茬叫《天龙八部》,玩了两三年。它一度陪我和老伴度过了我们大多数的闲暇时光。我们平时基本不吵架,唯一闹过的几次矛盾好像都是因为游戏惹的,哈哈。
    之前和之后,也在很多款游戏里消磨过时光。比如《热血江湖》。
    开始也是一帮人一起玩,后来就剩我和小姐家两口子。那年我出差去重庆倆月,工作不是太忙,有事去,没事就歇着。那段日子,我晚上在152附近的一个网吧包宿,白天睡觉,吃饭,睡觉。这么日夜颠倒了一个多月,刀客号玩到转职。
    某一个晚上转了职,第二天上线,发现号被清了。网吧电脑装了木马。那一刻,初始的震惊难受过去后,感到一阵残酷的快感。好,总算结束这段见鬼的游戏日子了。可以去吃吃串串,不用赶着到空气混浊的网吧冲级。累得半死,还孤独。
    从重庆回来后,我放弃了一段时间的游戏,对任何游戏都心灰意懒,提不起劲。每天上网闲逛,逛论坛,写东西,活脱脱一个文艺男青年,或曰装逼犯。直到接上《天龙八部》的茬。而因果轮回的是,老伴偏偏就是不玩游戏那阵骗到的。之后她要玩游戏,我就以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心态陪她玩。另一方面可能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呵呵,因为有好几位前辈说过,不能让女人一个人玩游戏,不能让女人一个人寂寞。
    说实话,天龙八部初期还是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快乐的。第一次挣够钱结婚,学夫妻技能,一起做任务(为了方便建了同一个门派两个号,沦为笑柄)。弄宝宝,刷群书……
    不能见面的日子里,我俩就在游戏里每天聊,这个习惯延续到现在。见面了,我俩就一起玩游戏,这个习惯也延续到现在- -0
    再好玩的游戏,久了都会腻。如果有下一句,可能会是:感情也一样。还好还好,感情方面我们历久弥新,老树逢春,一见如故,久处如初。天龙玩久了,就会考虑换个新游戏感觉感觉。
    我们换过好几次新游戏。《剑侠世界online》是我俩跟莲子童鞋、钟钟小盆友一起玩的,还是老伴第一次卖虚拟物品卖了70块RMB的游戏。因PK系统不合适,强制PK无惩罚,目的性太明显且恶劣,我俩退出了。
    期间,我还出来单干过,跟广陵集团的一起玩过《梦想世界》。花了几百块,最后大家不玩了,也就没兴趣了。搞笑的是,玩天龙2年多,没花过什么钱;玩梦想半年,花了好几百。天龙没花钱,也舍不得扔;梦想花了不少,说扔就扔,一点不可惜。
    至于单独跟牛X一起玩过的游戏,真的记不清了,太多了,好几十个。有一阵曾经排斥牛X的这种玩法,专心陪老伴玩天龙。但是天龙太不长进,没事撤几台服务器,搞得游戏越来越卡,后期服务又差,赤果果的就是捞钱,让人无言。
    所以最近,我们又集合了,开始玩《龙之谷》。这次集合也是一个有趣的巧合,因为老伴被天龙八部折磨累了烦了,决定找新游戏玩,找到了龙之谷,碰到了牛X的尝鲜路线,于是殊途同归啦。
    说到这里,好像走到了结尾呢。其实,后面要匆匆收指的迹象已经出来了。因为累了。从晚上11点多,写到凌晨4点多接近5点,还是感冒刚好,咳嗽未断的带病之身。下午挂完水回来刚写了一篇《8月4日的时光机》,晚上再来一篇,身为一个非职业写作人员,我觉得压力很大。
    不过这样一来,反而也能呼应这篇东西最前面kknf的那段话了,哈哈。因为我就是在总结自己的爱好,而写出来,是我最大的爱好。爱好就是要花时间、花精力的。还好,今天花这么多时间维持第一爱好,不是全消耗在玩游戏等第二爱好上- -0
    其实,才写了三个小标题,真的太少了,而且条理很乱,想到一出写一出。我还有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不良爱好呢。当然你知道的,既然不足为外人道,那当然没法写出来啦。呃,这么说吧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阴暗的角落,绝对自私绝对安静。在这个角落里,住着一个阴森的花匠,种了满园子不为人知的见不得光的花朵。与你而言不可理喻,于我却是不可替代。所谓君之砒霜,吾之蜜糖。
    没错,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0-06-28 21:39)
标签:

杂谈

分类: Other

        上篇文章《此心安处是吾乡》,还是五月份在屏南写的。之所以把它贴到这里,一方面让某些偶尔逛到这里的朋友了解一下,另一方面,为现在着手写的这篇作个引导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有关这篇的标题,其实并不是很适合,因为在大多数情境下,七年之痒是用来形容婚姻生活的转折。它来自于玛丽莲梦露的一部电影《The Seven Year Itch》,顺便说一句,这部电影我没看过,而且我的爱情生活还算顺利^_^  不出意外的话,下一个帖子我就会唠叨一些我的爱情生涯啦(づ ̄ 3 ̄)づ     敬请期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。之所以用这个哗众取宠的标题,是因为我发觉了生活中一些奇怪的巧合,如果要用个不恰当的词语形容一下,我觉得不妨用一个滥词“命运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七年前的今天,我在北京。正和老谭、老徐在北方工大的校园里,转悠着找个便宜点的小卖部打印我们几十页的毕业论文。我的毕业论文题目是《内存管理》。时至今日,我早已忘了我在那篇让我脸红的论文里扯了些什么淡了,因为当初就是东抄西摘混完的。唯一有点印象的就是:

 

        有一天下午,我们正在实验室里,上机调试程序(理科的论文好多都需要这样),突然班长说要照毕业照。于是我从焦头烂额的过程中退出来,迷离糊瞪地跑到综合楼门口拍照。这件事情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,毕业照里的我整个一衰人,双目无神,表情茫然,一点也不像伟人年轻时候在一群人之中耀眼的存在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七年后的今天,我在宁德。安静地坐在老丈人家中,手打这篇东西。我对时间最着迷的一点正因为此。你完全不知道未来几年你的样子。而它更神奇的地方在于:2003年的我,根本想不到,一篇蒙混过关的论文《内存管理》,隐约牵连着、暗示着七年之后我的生活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的这份工作,过程还是蛮有意思的。我觉得不妨记下来,日后也是能让人会心一笑的存在。清明的时候我在家里钓鱼,有一天接到一个电话,是某公司人力资源部打过来的,对我进行电话面试。在此前一天,老伴刚跟我通过电话,告诉我把我的简历发给厦门叔叔的一个朋友,他会帮忙推荐给他们公司。我没想到这么快就开始了,一点准备没有,所以那次面试的结果比较糟糕,最后人家的答复是这样子的,“呃,我们觉得你的专业跟我们公司不是很对口,可能还要再看看其他人的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清明过了来福建,以为这件事就算结束了,某一天在屏南正混着,突然又接到某公司电话,告诉我让我准备一下,他们技术总监会对我进行一次电话面试- -0  擦,我以为结束了,怎么又来了。后来知道是厦门叔叔关注这件事,然后他朋友又帮我推荐了一次,这次直接让总监面试我。面试的过程持续了半小时左右,期间我还有幸展示了一下自己磕磕绊绊的英文,当然了,我连自己学校、自己公司都忘记怎么用英文拼了,the、the、呃、呃……了半天,一横心直接像老外说中文一样,直接平调汉语拼音整上了!

 

        惨不忍睹的面试结束了,我俩都觉得不太有戏,于是保持平常心继续在屏南混着。说实在的,那一阵也不是很在意工作的事,反正能找到地方就去,找不到就先待着。倒是我爸妈和老伴爸妈比较着急,这点想起来比较让我汗颜。不过我的性格就是这样子,随遇而安随波逐流,相信一件事最后总会有个自然而然的结果,在此之前,你愁死了也没用。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形容一下,那就是:没心没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于是大家辛辛苦苦争取来的第二次机会又这么无疾而终。一转眼就五一了,我俩在屏南待得很爽,颇有当年后主刘禅乐不思蜀的上古遗风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这个时候厦门叔叔急了。这个叔叔是我老丈人的弟弟,以前在部队干到团级,提前退休了,在厦门开个诊所,这几年该是挣了些钱,颇有些以成功人士自诩的心态。叔叔觉得很没面子,跟好朋友推荐自己的侄女婿,让帮忙看看,居然这么快就被阵斩于前。叔叔打个电话过来,叫我去厦门,当面跟朋友推荐一下,顺便看看我到底是个啥样的挫人,怎么这么不给他长脸。于是我踏上了江湖,从此,一段血雨腥风的历程展开了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在厦门,叔叔准备带我见见他的朋友Steven,某公司的高管,宁德地区总裁,地点选在他们的朋友聚会上。steven到来之前,上次给我电话面试的技术总监peter先到了,我们有一段短暂的交流。当时我对这些人都没直观的认识,曾告诉叔叔电话面试的事,说可能人家觉得专业不适合。叔叔不清楚当时面试我的人就是peter,我也不知道。当时,叔叔义愤填膺大义凛然地跟peter表示,电话面试太不靠谱,不算数,能看出来什么呀,太不当回事了。现在他把人带来了,大家看看,多好一孩子。叔叔还表示,我们不在乎钱多少,干什么,只要人能进去就行,哪怕从基层干起……peter脸上有点挂不住,一口回绝了叔叔,说了一些很官方的话,意思是你要帮助朋友的心情我们理解,但是不是这么个帮法,既然不适合,硬塞进去,反而会耽误了前途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 当时听他这么一说,气氛有点尴尬,于是我又没心没肺地觉得这事没戏了呗,结束了呗,然后心安理得地开始玩,直到steven到来。steven进来,看到我,打了招呼之后,第一句话就是,“只要你想来我们公司,没问题。”由于一帮人等着玩,所以没聊几句,但他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答复,还说他们东莞那边有搞研发,如果在宁德,可能会从基层干起;如果我愿意,他可以帮忙推荐到东莞那边,让我自己考虑一下。然后他们开始玩。都是朋友,一起玩了几十年的那种,很热闹。当时他们打牌,我在一边混着。steven主动充当计分员的角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思维逻辑性很强、条理清楚,性格随和而有主见,讲义气、为人豪爽。这是steven给我的第一印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之后的发展可以用一句峰回路转来形容。回到宁德,跟steven联系了一次,他约了公司生产部经理,跟我见了次面,顺便了解了下我的情况,也算面试的一种吧。期间,顺口问了一句,我大学毕业设计搞的啥,我说是内存管理。steven一听,觉得我可以到IT部门先干着,毕竟如果到生产线上从基层干起,职业前途比较渺茫,而且还要日夜班倒。询问我的意见,我当然觉得到IT部门比在生产线上强,于是这事就这么拍板了,steven说帮我咨询一下IT的经理,让我等消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肯帮朋友忙,而且不是应付式帮忙,会认真考虑各种细节和可能,有策略和头脑。这是steven给我的第二印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之后的发展略有些戏剧性。IT部门正好缺人,于是让我去面试,顺利通过。我回来的时候,人力资源部的小姑娘告诉我,他们领导觉得我情况特殊,让我从员工干起有点委屈了我(原话- -0),决定跟总部帮我申请个技术员职位,让我回家等一阵,有了消息告诉我。两个星期后,通知我技术员职位申请成功了,让我过去面试了一下技术员职位,成功通过,继续回家等消息。两个星期后,人力资源部打电话给我,告诉我,总部经过决策,决定给我助理工程师的职位,因为“人力资源部的高层也被我感动了,决定免费帮我升一级”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 说到这里,不得不再提一下steven。对他,我怀着真诚的感激之情。套用相书上的话来说,我三十岁得遇贵人,而steven就是那个人。这么说,也许会觉得有点煽情之嫌,可是steven确实是个难得的让我敬佩的人。从他身上,我学到了为人的道理。在朋友需要帮助的时候,不吝援手,而且尽力而为,做到最好,超出对方的预期。

 
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 七年前的今天,此刻,我的毕业答辩结束了么?我已经忘记了。于当时的我而言,那是一篇失败的论文,通篇不知所云。我还记得答辩的时候,导师就论文里的问题询问我,我含含糊糊,支吾了事。但是宽容的导师没有为难我,让我顺利通过了答辩。七年后的今天,我厌倦了在同一个环境下一成不变的生活,骑鹤离开扬州,来到陌生的宁德,新的生活也没有为难我,让我顺利地接轨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是个幸运的家伙。七年前毕业的时候,别人焦急万分地四处找工作,我优哉游哉混着,突然接到老爹电话,告诉我帮我在扬州找了家不错的国企,问我愿不愿意过去,我无所谓地过去了(三哥算是我的贵人,在此向他表示感激,而且,在那里的几年,性格懒散的我估计让他失望了吧);七年后的今天,我还是优哉游哉滴混着,居然又混进了个不错的外企,而且让我有了想努力点的冲动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不过看官,我自己觉得自己幸运可以理解为谦虚,你要从别的方面想。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幸运与不幸,这是为什么呢?希望你能给我,也给目前的你自己一个答案。等你找到那个答案,我想,你也很快可以迎来自己的幸运的。我不是安慰,我坚信这一点。但是我不想把它完完全全地说出来,因为接下来的,就属于收费算命,不收徒不交流不研讨的部分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十三.2010.06.28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0-05-11 15:25)
标签:

文化

分类: Poem

自初唐咏到晚清
从辽东行至海西
当年善弹解舞的小妇早非十五年华
唱着凋敝枯涩的出塞曲沦落辗转
苍头倒一如既往地豪迈而多情
煮了一碗粘稠的肘子
祭奠早逝的亡人

 


西北风沙猛恶
凝着弱不可察的血腥气
遥遥吹向烟雨迷途的江南
盛世歌舞升平
有人日进斗金
谁能记起篝火戍边的荡决 
一曲杨柳怨
虚度了几许如锦华年

 


昨晚
复仇的大军已踏破玉京城
太师府风雨飘摇
晨曦时
餐霞饮露
动念间斩尽了前缘

 

 

再睁眼
我已非当时你认识的少年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0-05-09 18:21)

 

于我而言,今年略非寻常。

 

我曾经想换个昵称,叫:六七八九。原因很简单,这个数字组合加起来等于三十。由于前两个数字经常被屏蔽,未能如愿,渐渐也就忽略掉了。

 

是的,三十。这就是目前我的年龄,虚岁。很多人说我看起来比较小,但对镜自照,眼神毕竟不再纯清。比对一下前几年刚工作时候拍的照,这种感觉更加直观。回望过去,一片迷雾。少年时的心境已经变得非常模糊,偶尔想起来,都会有一种不忍卒望之感。

 

我二十出头的时候,有个人跟我说,等你到了三十岁,就会发现好多事情不一样了。有什么不一样呢?日子还是这么过,无非与何人、于何时、居何处、为何事。尽管无法设想,但自觉终归如此。我常用这个理论安慰或说服别人,次数多了,自己便渐渐麻木了。

 

好吧,大概理一下今年发生的事情,好歹留待以后的自己记起。

 

过完年,来福建宁德,侨居一月有余。回扬州把工作辞掉,办好各类琐事,跟朋友同事道别。回家过了个清明节,钓了几天鱼。返回宁德,休息了一个多月,忙于新工作的事。期间嫂子生了个小男孩,取名文涛,让我压力大减,父母注意力转移到小宝宝身上。五一节间去厦门转了几天,回来后工作还是决定留在宁德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。

 

这半年,基本类似于遁世的状态。手机很早停机了,一直未用。上网也只是打打游戏,局限在一个小的虚拟世界。QQ、MSN等聊天工具基本闲置,电视不看,新闻偶尔浏览。另一方面,在这边没几个认识的人,业余活动不多,何况自己就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。而且,这段日子也没有跟朋友联系的打算,就想一个人图个清静,免得问起,不知道聊什么。

 

我觉得自己是个不安现状的人,在一个地方、跟一群人、做一件事久了,就起厌倦之心。其实生活本身就是个适应现状的过程,我明白,就是心有不甘。这也是一种贪吧?生活只有一种可能性,倒是死亡代表了未知,我可不想死,这一种可能性还没完呢。

 

另一方面,对于自己活着的目的,还有点不着眉目。对于自己要做什么、要不要去做,不是很清楚。甚至连要不要把这个问题搞清楚,都不确定。用主流的观点判断,这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,或者说一个不成熟的人。如果看过几本励志的书再比较,更加明显。怪只怪少不更事的时候看过一些“毒书”,对“走过大地,不留痕迹”还颇为推崇。没办法,性格决定就是个不肯苟同俗世的人,不愿意跟别人过一样的人生。倒也说不上好坏,就是活得不够滋润,还是自找的。

 

对于如何活着这个问题,十个人中有九个半都希望活出自己独特的样子。而社会这个大群体就是活在一起的群人,能够理智地融合进去,最好能游刃有余。希望挣点小钱,捞点小权,爬到社会的上游,用自己的言行主宰或领导一小撮浑浑噩噩旁人的命运,人生如此,也算不枉了。不是么?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想的。即使自己做不到,也会希望如此。

 

主流社会其实是很客观的存在,遵循生存第一的原则,并且这个原则不因个人的好恶而改变。人生而不平等。有能力就能占有资源。不仅仅要生存,还要活得好。要得到一样东西,就得付出代价。追求自己的利益,势必影响别人的利益。你不领导别人,那就被别人领导。适者生存,优胜劣汰,利益至上。如果不恰当地把生活比成一个游戏,这些就是游戏守则。

 

最完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呢?人人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吗?但是一样东西,你想要别人也想要那怎么办?举个简单的例子:一个人,你喜欢,别人也喜欢的话,怎么办?或者你喜欢一个人,但对方不喜欢你,怎么办?那么对于这个人而言,世界岂非不完美了?

 

也许最完美的世界只存于各人心中,并且不是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,而是了解自己的心,但求心安。否则就是妄境了吧?

 

七扯八扯说到这里,想到一句话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。查到苏东坡的一首词《定风波》,特此贴出,与君共勉。

 

《定风波》
苏轼

常羡人间琢玉郎,天教分付点酥娘。
自作清歌传皓齿,风起,雪飞炎海变清凉。

万里归来年愈少,微笑,笑时犹带岭梅香。
试问岭南应不好?
却道,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 

言归于此,旧的生活模式还要继续,工作、结婚、过日子。悠长的假期结束了,此后依然和光同尘,默默地生存。过去不可得,未来不可得,剩下现在,在时间的流逝里度过。过个几年的时光苒在,念叨一句: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

 

——十三,2010.05.09,于屏南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0-02-26 15:19)
标签:

杂谈

分类: Other

    昨天去爬天坪山,累得够呛。好久没有运动过了,除了键盘前上下的手指。山顶破败荒凉,然而山风凛冽,看着浮云弥漫,真让人老怀略畅。山顶搭了一个粗糙的神位,道教的。石头上的字迹已经模糊,隐约能看出来左边是“空虚是心”。

    最近一般手机都关掉,免得有人找了不知道如何说起。不想被询问,又不愿说谎,那就暂时逃避。2月16号来宁德,不觉就十天了。这十天,吃饭、喝酒、玩耍,然后就是歇着。习惯了固定上下班的生活后,这种悠闲的生活感觉像犯罪,即使没这么夸张,也有点忐忑。

    今天老伴还问我,还写不写东西了。我摇摇头,确实很久没写了。古人提笔忘字,而我好多次点开发博文页面忘言。有些话不说也知道,有些话说了也不明白。自从04年断了写日记的习惯,渐渐不会写叙述性的东西了,偶尔想写点啥,最后成型的都是隐晦隐喻不知所云的诗歌。

    这里的天气好得出奇,一般在15℃以上,25℃以下,这种温度是我出生的月份,春暖花开时,草长莺飞处。即使没有房子面对大海,也可以在太阳底下眯着眼发呆,心情愉悦。掐指一算,六七八九,不觉已经三十岁。倒过来是十三,那时万万无法想象现在,值得浮一大白。

    平平安安过到现在,未来依然不可知。人总是会有遗憾的吧?即使越来越浅,越来越淡,以为自己已经忘记。年已经过完了,跟往年一样的无聊。下面该干啥呢?继续繁芜的生活。选择了一条大多数人不赞同的道路,平淡地挥手告别过往,闲庭信步走向不确定。

    很多原本熟悉我的人都觉得现在的我有点古怪,怎么说呢,脾气挺好,说话不多,让人难以捉摸。即使热闹的场合,也表现出不合群的冷淡。对以前大家强烈认同的东西,表现得太平和,或者说冷漠。我自己都感觉到这一点了,可是又懒得解释,懒得变成从前的样子,也许不是懒,是不知道该怎么做。   

    也许我厌倦了那些迷人而回不去的过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2月26日,于屏南。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09-11-08 00:42)
标签:

杂谈

分类: Poem

霜降后开始起雾
山中正值秋水枯
十一月
不见明媚清朗
心境混沌
欲语还休

 

起初
有窃喜的小甜蜜
在旅途中想你
于指间碎碎私语
时光凝成明亮的颜色
蚀出一段鲜活的温柔

 

俄而
学会繁芜地生活
同于尘世
脾气难以捉摸
心性难以雕琢
却自以为是

 

冬三月
早卧晚起
必待日光

 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个人资料
当年十三
当年十三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9,983
  • 关注人气:6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好友
金沙国际
友情链接

火兔

阉博

新浪微博

刚开了

饭否

关闭了

十三

相同网名

访客
金沙国际
评论
金沙国际
留言
金沙国际
  

金沙国际 版权所有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